返回首页

拍了,就是 vlog

时氪分享 · 2019-08-02
vlog的定义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那你最近每个月就能增加一万粉丝了吧”,听到这句话后,电话那头的丽丽响起了咯咯的清脆大笑。丽丽是一名新晋vlogger,今年2月开始拍摄vlog,在拍了近200条短视频后,名为 @丽丽de小幸福 的vlog账号在西瓜视频里已经积攒下了6.6万粉丝。

要是放在半年前,丽丽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的一生会迎来这样的“高光时刻”。

与人们印象中那些光鲜亮丽、生活中充满各种新奇体验的vlogger截然不同,贴在丽丽身上的标签大致是新手宝妈、北漂一族、不算出众的外形,但就是这些看似与网红绝缘的特质却丝毫没有阻碍她在西瓜视频拥有还算不错的人气。

拍了,就是 vlog

当vlog能够突破亚文化圈层、走向大众,不少玩家才意识到vlog真的开始火了。

最新入局的玩家是爱奇艺和搜狐,爱奇艺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上线了自己的vlog平台,张朝阳也几乎同时宣布搜狐视频将推动vlog类自媒体短视频发展。如果算上相对成熟的B站、微博、抖音和西瓜视频,再加上垂直领域的App玩家一闪、VUE等,这块短视频领域催生的新风口已经算得上是风生水起。

“我们今天都是作者。我们都是导演。我们都是电影制作人。与此同时,我们都是理论家,因为我们自己创造了理论”,美国作家Nicholas Rombes在他的著作《数字时代的电影(Cinema in the Digital Age)》中这样写道。

眼下,每个普通人都拥有着成为vlogger的机会。甚至,有些人正在通过vlogger这个新身份,改变着自己的生活。

 vlog背后的一万种生活

欧阳娜娜,00后新生代女演员兼大提琴家,另一重身份是知名vlogger。此前,她与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合作的“娜比留学记”系列vlog,获得了7700万播放量并在微博热搜榜单中出现了11次。

人们对娜比留学记的热情在于它让人们看到了明星的另外一面,或许也是更真实的一面——在vlog中,欧阳娜娜记录了自己前往伯克利音乐学院就读的经历,从带着六个行李箱坐飞机到在房间里打地铺,从在洗手间吃披萨到通宵趴在电脑前做PPT,这些琐碎的经历拉近了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心理距离。

《纽约时报》曾经说“世俗和平凡”是vlogger们制胜的关键,从欧阳娜娜这里开始刮起的vlog旋风也迅速打破次元壁,吸引着更多普通人开始通过短视频记录自己的日常。

易灿(西瓜视频账号 @横店龙套影视演员 ),一名活跃于横店的龙套演员。他没有太多文化,在来到横店之前是个失败的生意人。因为小时候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拍戏,便在生意亏本之后从湖南来到了800多公里之外的横店,混迹于当地复杂的群演生态中。

按照剧情的正常发展,他一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像欧阳娜娜那样的影视资源,出头之日也遥遥无期。但是作为一名vlogger,易灿眼下和欧阳娜娜同处于大V的行列:自2017年4月份开始拍摄短视频,易灿截至目前已经坐拥79万的粉丝。

“横店的生活太无聊了。跑组的话,每天凌晨四五点就要去剧组,工作十二三个小时”,高强度的工作间歇,拍摄短视频就成为了易灿为数不多的消遣。刚好,人们也好奇横店江湖里发生的大小事情,易灿的手机就成为了他们窥探横店的眼睛,而vlog使他也变成了记录横店群演真实生活的“人类学家”。

拍了,就是 vlog

在这里你能看到没钱租房、流落街头的广西小伙,小伙无奈慨叹着“横店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最后靠着易灿资助的火车票开启了前往广东的打工生涯;也能看到一个想要谈恋爱的群演小伙,被网恋对象骗走了一个月的房租200块钱还不死心,给自己打气说对方不是骗子、自己还有机会。当然,也有一些励志故事,比如一位女演员日薪达到了8000元,不少粉丝在评论区里认为她在说谎,易灿又跑去街头找到她拍了一支新vlog再次确认。

在横店,对于梦想的乐观憧憬与足够贫瘠的现实相互碰撞产生了不少富有戏剧性的故事,这里形形色色的过客也为易灿提供了足够丰富的拍摄素材。

横店像是个微缩版的义气江湖,每天都有不同的故事上演,作为“横店人类学家”的易灿说自己正在做的是“单纯记录人的生活”。想要记录生活的不只有易灿,小杰(西瓜视频账号 @深圳小杰哥 )也想,只不过他将镜头瞄准了自己。

小杰是一名普通的互联网公司平面设计师,拥有56万粉丝,他拍摄vlog是为了记录自己和妻子的日常生活。事实上,在西瓜视频的vlog频道中活跃着大量的CP组合,小杰和他的妻子走的是平淡温馨风,譬如在周末外出带妻子吃甜品时,妻子嫌弃自己点的甜品份量小、不够冰,小杰二话不说与妻子交换了眼前的食物,评论区里满是“疼妻子的好男人”这样的评价。

拍了,就是 vlog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小杰vlog的主轴几乎都是妻子想吃什么就买、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我老婆爱笑,长得也亲切,不少粉丝都是因为老婆才关注的我”,小杰说。但在刚开始拍摄vlog时,老婆却是最不支持的那位,她认为记录这些琐碎的事情没有价值。但随着时间推移,几百条vlog成为了两人生活的宝贵见证,老婆的态度也出现了180度转弯。

作为观众,你越来越容易在西瓜视频上找到像小杰这样的普通夫妻,这也成为了人们窥探不同夫妻相处之道、并反思自己婚姻生活的地方。例如丽丽和老公之间就经常为了一些小事互怼,而一位叫邹士栋(西瓜视频账号 @我是都是洞 )的vlogger走的却是宠妻狂魔路线,他甚至不愿意让老婆进厨房,问到理由时只是憨憨地笑着敷衍道“我喜欢做饭”。

一万个vlogger背后,就有一万种生活方式。越往后就越发现,vlog不只有光鲜的繁荣表象,它开始拥有了更多的色彩。从柴米油盐到酸甜苦辣,生活百态彰显的真实感越来越成为vlog回归本质的归途。

 改变,从新房到一张高铁票

在成为一名vlogger之前,邹士栋进行了一番精算。

作为一名去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的研究生,邹士栋对于数字特别敏感,这可能也与自己的成长背景有关。他出生于农村家庭,父亲只有一只手,从小时候就在父母精打细算的环境中耳濡目染。高一时,邹士栋就开始了倒卖手机的生意,并且在当时小赚了一笔,成为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这样的环境让他做事时的目标感特别明确,譬如为了要在北京安定下来,放弃了互联网公司的高薪,转而奔着户口选择了在国企朝九晚五的工作;与此同时,在毕业后不久也立马在北京天通苑还要往北的北七家买了一套房子:房价每平米34000元,首付花了230多万,还贷还需220万,每个月的房贷压力大约在1.35万左右。

1.35万,对于月薪只有一万的邹士栋而言无疑是个不小的数字,也是从今年1月买房开始,他开始有了成为一名vlogger的想法。

“因为国企上下班特别有规律,所以闲下来的时间总要做点事情,想了想自己的特长,自媒体可能就是唯一的出路”,邹士栋说。他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吸引的粉丝大约有十五六万,最近的粉丝增长还进入了快速通道,每周能有一万左右的新增量。

对于邹士栋而言,这意味着不小的收入水准。按照他所在平台的视频分成规则,每一万播放量大概就有十几块钱,来自粉丝的播放量分成还要更高。对于邹士栋来说,绞尽脑汁找题材拍视频成为了他业余生活的全部。

在他的vlog列表中,播放量最高的短视频是媳妇做饭的视频。作为一个不让媳妇进厨房的vlogger,这条视频给粉丝带来的新奇感最终带来了175万左右的播放量,这代表着一条视频带来的收入至少达到了四位数的水准。邹士栋现在每天六点下班,回到家除了做饭,时间就基本花在了拍摄视频并剪辑、发布上,但他和妻子都乐在其中。“拍摄vlog带来的平台分成分担了房贷压力,我们甚至可以还一部分之前首付的借款了”,邹士栋说。

拍了,就是 vlog

除了邹士栋以外,丽丽也刚买了新房。在前两年济南房价暴涨的时候,丽丽和老公不得已地快速在济南购置了新房。虽然和邹士栋同为北漂,但丽丽的情况更加复杂,她的女儿被放在了老家,这让她在房贷之外还需要承担着通勤费用的压力。

在成为vlogger之前,丽丽和老公为了省钱只能在节假日回枣庄老家看女儿,并且只能坐票价90元的绿皮车普通硬座,有时还需要从天津转车,单程就要硬撑一个通宵。“我和老公都是特别黏娃的父母,所以一个多月只能看一次宝宝对我们俩都挺难熬的”,她说。

成为一名vlogger之后,丽丽手中的绿皮火车票变成了蓝色高铁票。随着播放量和粉丝的增加,丽丽获得的来自平台的分成也开始变多:“现在我们可以买高铁票了,三小时就能到家,可以多陪陪女儿。虽然520多的票价也不低,但咬咬牙也就付了。”

眼下,众多平台开始争相模仿起YouTube的模式。YouTube从发展之初就目标明确:通过内容生产者集聚用户注意力,再将用户的注意力转卖给广告主,而内容生产者最终会根据播放量获得部分广告收入的分成。

当西瓜视频等中国的内容平台方开始建立起类似的生态时,更多像丽丽或易灿这样的普通人将从中受益。与此同时,这些实打实的利益回馈也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让vlog在中国不只是一个风口,还能拥有一片可持续发展的土壤。

拍的意义?

拍摄vlog的意义是什么?这是很多新晋vlogger拍摄短视频后,常常需要向亲朋好友解释的问题。当然,来自平台的分成收入算是一部分回答,但不同vlogger面对这个问题时也会给出不同的答案。

至少对于易灿而言是如此。眼下,他的生活因为vlog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几年前,他和其他的横店群演一样,不过是看不到明天但又满怀希望的追梦者。而如今他不只靠着vlog拥有了过万的分成收入,连群演生涯都有了转变。

在横店,群演是有普通和特型演员之分,特型的价格往往会比普通群演高不少。以前易灿当群演时的价格是十个小时八九十元,但现在他已经从普通群演跻身到特型群演的行列,价格也增加到了2000元一天的水平。易灿说他自知演技不行、也操着一口不标准的塑料普通话,之所以有导演愿意给高价,背后就是因为积攒下来的几十万粉丝。

因为拍vlog,易灿周围也拥有了不少真正的朋友,金角大王和马老板就是视频里经常出现的两个伙伴。对于易灿来说,金角大王和马老板的出现能够帮忙他解决粉丝“审美疲劳”的问题;而对于金角大王和马老板而言,易灿每月给的补贴能够让他们在横店过上更好的生活——比如金角大王每个月的开支只有1000元,其中包括400元的住宿和600元的伙食,省下的钱要“回家讨老婆”。

但即便这样,在易灿过生日的时候,金角大王和马老板也花了接近200元专门给易灿订了一个蛋糕。易灿虽然嘴上说“下次不要这样了”,但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

当然,在金角大王和马老板之外,易灿在成为vlogger后还拥有了更多的朋友。“我不管他们叫粉丝,他们都是朋友”,易灿这样形容他和粉丝之间的关系。前不久,他和未婚妻“米饭妹”去海南拍婚纱照,全程都由海南本地的粉丝们招待,这成为他眼中“意外的收获”。

当然,粉丝们要是去横店探班,易灿也会尽力做好地陪。在这一方小小的vlog田地里,vlogger和粉丝间的关系异常平等,每个人都成为对方生活里的一点交集。

对于丽丽来说,拍摄vlog的过程甚至帮她找回了自信。“我生宝宝时回家呆了一段时间,你知道跟社会脱离关系后再回到北京,那种感觉是会让人自卑的”,丽丽现在可以坦然地回忆当时的境况。但每天更新一到两条vlog让她开始更勇敢地直面镜头,在短视频里她也向粉丝们分享着自己度过那段时光后的感悟:“虽然更新vlog后会在评论区里看到有质疑的评论,但更多的还是大家的鼓励,所以会变得乐观和自信。”

丽丽最近发现宝宝对父母的依恋开始变得比以往明显。有一次女儿生病,但老公需要提前回北京,分别的时候,宝宝问即将北漂离家的爸爸“我害怕了怎么办”。“开始我在拍vlog没看见,等转过身才发现那么一个山东大汉啊,瞬间泪如雨下”,丽丽说。

这可能是唯一一支老公没有在丽丽的镜头中露正脸的vlog,高大的山东大汉一直尽力回避着镜头记录下自己的“窘态”。在最后的vlog中,你能看到他一直找寻着各种理由催促着丽丽带着女儿离开,这条视频感动了不少粉丝。在评论区里,人们说得最多的就是“看哭了”和“加油”。这成为了在分担财务压力之外,丽丽拍摄vlog的另一种意义,它能够记录下那些生活中稍纵即逝的瞬间。

拍了,就是 vlog

女儿愈加明显的依恋,也促使原本以为与社会脱节的丽丽,在成为西瓜视频的vlogger后,开始勇敢地尝试抓回生活的主控权。在半个月前的采访里,她就提到可能将回到山东开启一番自己的事业,因为这样可以一直陪在宝宝身边。眼下,她在最新的vlog里已经提及返乡创业找商铺的故事了,虽然创业的征程前途未卜,但vlog和它带来的收入让丽丽对以后的生活拥有了更多信心。

当把“对于什么是vlog”这个问题抛给其他三位vlogger时,他们的回答也不尽相同——易灿说是“记录每天发生的事情和人”,小杰说是“记录夫妻之间的生活日常、喜怒哀乐”,邹士栋则告诫自己“不能为了拍vlog而vlog,要保持初心,记录真实生活”。

从他们口中,你大概能看到西瓜视频vlog“众生相”背后的共同点:真实而动人。当一大群身边的普通人,认真的记录着真实的生活,并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真实的反馈,甚至能够借此改变生活,vlog的定义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反正,拍了,就是vlog。

+1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下一篇

以及,腾讯云游戏将进军韩国和东南亚市场;沃尔玛投资 Ninjacart 5000万美元;跨境电商平台“Wish” 获 H 轮融资

2019-08-02

意见反馈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

返回首页